从父子同是安理人看学校发展壮大史凤凰网安徽

2022-11-23 10:36:16 围观 : 193次 来源 : 郑州科达机械信息网 作者 : 科技侠

1952年6月,淮南成为省辖地级市。新中国建设时期急需能源,淮南这座城市地下蕴藏着丰富煤炭资源,淮南的煤炭以及这片土地成为了那个时代的“香饽饽”。

这座煤城对煤炭行业人才的渴求,让当时名为淮南煤矿工业专科学校的安徽理工大学走进了淮南。专科学校针对煤矿行业的特点,培养煤矿急需的人才。淮南煤矿工业专科学校以她特有的“淮南速度”,成为淮南文化的名片。为淮南带来了活力,让淮南挺直了脊梁。

历史垂爱努力人

我接到淮南市作家协会主席金妤的电话是在2022年3月31日下午,她说:“今年淮南市建市70周年,我们市作协将进行一个主题创作——‘回望1952——淮南从此崛起’,你作为淮南市作家协会的一名成员,又毕业于安徽理工大学,由你来写安徽理工大学的前身——淮南煤矿工业专科学校1952年以来的这段历史,不知你可愿意接下这个任务?”

我欣然接受。欣喜的是淮南市作协主席亲自约稿,这说明这个任务很重要,为淮南市建市70周年而作很有现实意义。另一方面,我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与挑战,因为我是2002年进校读书的,如今已进入公元2022年。安理建校77年了,能经历淮南煤矿工业专科学校1952年前后历史的前辈还健在的已经为数不多了,让我把1952年前后的安徽理工大学的历史写清楚,需要一番寻访。

所幸,经安徽理工大学空间信息与测绘工程学院原院长严家平教授推荐,电话采访到了孙文若教授和张诒宁教授夫妇。张怡宁教授曾在淮南煤炭工业专科学校教授力学;孙文若教授1953年毕业于淮南煤炭工业专科学校,留校工作,任土木学院院长多年,得到师生的普遍好评,美誉度很高。

不过,因孙文若教授夫妇现居广州,年事已高,不便接受采访。推荐了他的同学——安徽理工大学校长袁亮院士的父亲袁大进。

袁亮,中国工程院院士,安徽理工大学校长,多么荣耀而辉煌的杰出人物,我哪能轻易打扰?但是,淮南煤矿工业专科学校如此深厚的文化渊源不可能迹断烟灭,我冒昧访问了校长袁亮院士。

袁亮校长,笑容满面,平易近人,亲切慈祥。他很高兴把1952年前后安徽理工大学的那段重要历史重新提起。他说,如果没有1952年前后的那段历史,安徽理工大学不可能有今天的辉煌。我们要感谢那一段艰苦的岁月,感谢那一代人的努力,才让今天的安徽理工大学成为了淮南市的骄傲,成为了安徽省高等教育学校的一颗耀眼的明珠。

袁亮院士说:“作为安徽理工大学的校友,很高兴看到你来把这段历史写出来,让世人了解,我父亲是当年淮南煤矿工业专科学校的学生,是亲历者、见证者。他目前身体尚好,我来安排你采访我的父亲。”

袁大进,安徽金寨人,1930年出生,1950年就读于淮南煤矿工业专科学校,1953年1月毕业于淮南煤炭工业专科学校。

50年后,2002年,机缘巧合,我入安徽理工大学(原淮南煤矿工业专科学校)读书。随着时代的发展、市场的需要,这时候学校已经发展成为覆盖工学、理学、管理学、医学、文学、经济学6大学科门类,增设了机械、计算机、自动化、环境工程、人力资源、市场营销等专业,我学的是市场营销专业辅修法学专业。

93岁高龄的袁大进老人接受了我的采访。我跟他聊他们那时的学校,聊他们艰难的勤工俭学。

袁大进老人清晰地记得,1952年8月25日,安徽省人民政府成立。此时是淮南煤矿工业专科学校师生思想最为活跃时期。由于教职工与学生人数暴增,基础设施与教学器械无法做到同步跟进,严重影响到在校师生们的正常教学秩序与基本生活;加之学校思想政治工作薄弱,部分来自城市高校的老师(1950年该校曾向全国及香港高校招聘了20多位教授、讲师等)及学生看不起煤矿专业(认为毕业后当“煤黑子”,工作艰苦危险性高),看不起洞山这个小地方,一心向往大城市,漠视专科,自认本科打天下,抱怨“洞山是个鬼地方,有风没景怪荒凉,教授无名设备旧,世间哪有这学堂”。

那个年代,所有的学校财政也只能保工资,没有任何办公经费,全靠勤工俭学,开荒种粮种菜。是的,他们很困难,他们上课没有仪器,他们还缺课桌凳、缺教室、缺图书,他们种树、种菜,卖的钱补助点办公费。老师们带领着带着学生捡半截砖头盖教室、垒院墙,引领着学子创造奇迹,向着未来前进奔发。

和袁大进老人交谈后,我对淮南煤矿有了更深的理解,也对老一辈淮南矿工产生了由衷的敬佩。为了维系生活,袁大进老人在很小的年龄就下了井。用他的话说,年轻的时候腰就没直起来过,弯腰下井,爬进掌子面,推车、赶驴去拉煤,就连吃饭都不敢看工头的脸,怕他们生气不给饭吃。对此记忆犹新的袁大进老人,现在想来,大半是那种痛苦的记忆给他伤得太深。但他精神矍铄,气场能感染身边的每一个人。

相关文章